中文    En
首页 | 行业动态 | 白酒业产能过剩之成因

白酒业产能过剩之成因

2013-06-13

多年来,产能过剩问题一直是白酒业之痼疾。经过“黄金十年”的高速扩张之后,目前行业增速放缓,产能过剩问题又被越来越多的人提及。那么白酒业的产能过剩是如何形成的呢?

 

酒企竞相扩张规模

 

过去几年,出于对行业持续快速增长的预期,行业内各主要酒企纷纷出台了各自的产能扩张计划。

贵州茅台提出要打造千亿级企业,其计划“十二五”末基酒产量达到6万千升,其他系列酒产量达到10万千升以上,力争12万千升;销售收入800亿元,力争1000亿元(2012年,茅台销售收入为264.6亿元)。今年4月18日,茅台更是发布公告,表示将增资3.73亿元扩充301车间白酒生产基地的产能,项目建成后,可年产中级酱香型白酒6800吨。

 洋河股份“十二五”规划收入为300亿元,为达到这一目标,洋河斥资40亿元投资技改及配套项目,包括3万千升名优酒酿造技改工程、双沟酒业园区包装物流项目等四大项目。

山西汾酒年产6万吨商品竹叶青和6万吨商品汾酒产能项目正在开工建设中,预计2015年可建成投产,届时将带动公司产能翻一番。

郎酒吴家沟酱酒生产基地也正在建设中,到2014年全部建成投产后,郎酒的优质酱酒产能将达到5万吨,成为中国最大的酱酒生产基地。郎酒计划2015年销售额突破300亿元,而实际上郎酒2012年底刚刚跨入百亿俱乐部。

此外像五粮液、水井坊、西凤酒、剑南春、泸州老窖等许多酒企都在大举扩张产能。根据国泰君安一份报告的统计,茅台、五粮液、稻花香、洋河、泸州老窖、扳倒井、乾隆醉和董酒等29家酒企,十二五(即2015年)规划收入合计为3450亿元,是2011年合计收入(1252亿元)的2.8倍,年复合增长率达29%。

 

地方政府助推区域产能扩张

 

除了酒企自身主动进行产能扩张之外,地方政府基于税收、就业和经济增长等诸方面因素的考虑,推动了各白酒主要产区产能跨越式增长,堪称行业产能过剩的幕后推手。

地方行政力量对白酒业产能的影响,一是推动了各个白酒产业园、产业区的建设和当地行业发展规划的制定,二是介入各主要酒企的战略规划乃至给予发展方面的支持。比如,今年4月13日,湖北省委省政府召开协调会,要求省直相关部门积极支持白云边生态科技产业园建设,把白云边打造成“中国兼香白酒首强”;又如泸州市今年市级财政预算拟安排酒业发展资金3.3亿元(较上年增加1.75亿元)支持中小类酒企发展,并将继续执行对泸州老窖“强推三年、平推四年”的扶持政策。

作为国内白酒产量最大的省份,四川省经信委发布的《四川白酒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提出要打造宜宾、泸州2个白酒千亿产业基地;以剑南春、水井坊、丰谷为主导,打造德绵遂白酒千亿产业带;打造五粮液1个千亿企业;到2015年末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实现主营业收入3000亿元。

湖北省政府近日发布文件,指出将在宜昌、荆州和襄阳三市做大做强稻花香、枝江、白云边、石花、古隆中、黄山头等优势企业,以该三市为中心,打造成鄂西北白酒“金三角”。湖北省食品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提出要全力打造的五个千亿元产业,其中一个就是千亿元饮料制造业(包括酿酒行业和软饮料行业)。

贵州省则提出“未来十年中国白酒看贵州”,其计划到2015年全省白酒产量确保80万千升(2012年贵州规模以上企业产量仅32.42万千升),力争100万千升;白酒工业产值达到1300亿元,争取达到1500亿元;到2020年占全国白酒市场的份额争取达到20%。

不仅如此,一些地级市也提出了各自的产能规划,如茅台所在地仁怀市,提出要争取2015年确保全市白酒产量翻两番,白酒工业总产值力争达到1000亿元(比2010的水平均超过4倍),可谓增幅惊人。又如泸州市白酒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提出到2015年,全市白酒产量要达到150万千升,销售收入达1000亿元,比2010年分别增长52%和184%。

实际上,从政策层面看,白酒业长期以来都是政策限制的行业。2005年和2011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均将白酒生产线列入限制类目录。但是过去十年来行业的实际发展情况却恰恰相反。2004年以来白酒产量从312万千升增长到2012年的1153万千升,年复合增长率接近18%,远远超过同期GDP的增长水平。2010年白酒业产量达到891万千升,就已经超过了1997年801万千升的历史最高值。中国酿酒产业“十二五”规划设定的“全国白酒总产量将达到960万千升”这一目标,也早在“2011年(1026万千升)就被提前且超额完成。

地方政府之所以对产能过剩有很大的影响,主要是与我国特有的经济增长方式有关。产能过剩并不是白酒业独有的现象,产能过剩可以说是十几年来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老问题,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等传统产业都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最近几年一些所谓的新兴战略行业如风电设备、太阳能光伏发电也都出现了产能过剩的问题。这些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与白酒业存在相同之处,那就是地方政府在其中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这是因为我国的经济增长方式长期以来都是投资驱动型的,而各地的大型投资又基本上是由地方政府主导。政绩考核的“GDP主义”使得这种主导成为一种必要。这也就是为什么产能过剩问题屡屡被提及,而各地的新开工项目屡禁不止的原因了,具体到白酒业,就形成了国家政策限制下的“区域支持”这一特色。

地方政府的助推,使得行业产能在原本即快速增长的基础上更加膨胀。

 

业内外资本加剧产能泡沫

 

业内外资本受白酒业高额利润的吸引,介入行业进行重组、并购等扩张行为的案例更是不胜枚举。

早在2001年,四川汉龙实业就通过其控股上市公司金路集团将绵阳丰谷酒业收归旗下。近几年业内外资本介入白酒业更是愈演愈烈,如帝亚吉欧入主水井坊;洋河和双沟组建苏酒集团;联想控股旗下的丰联集团并购武陵酒业、河北乾隆醉、曲阜孔府家酒业等酒企组建“酒业王国”;维维股份并购贵州醇酒厂;汾酒集团和煤老板们合资成立中汾酒业投资有限公司等等。

按照招商证券的分析和统计,2004年之前业内外资本主要是以贴牌或收购小酒厂的方式介入白酒领域,2004年以后则主要是受白酒业高利润吸引而介入业内并购区域知名品牌;2008年起行业并购金额逐年快速上升,到2012年全行业并购总金额达67.4亿元,这一数据是2008年的28倍。这些资本在推动行业组建大型企业集团的同时,直接促成了行业的产能扩张。如海航集团介入贵州怀酒厂后,提出打入全国酱香型白酒市场前三甲的目标,目前正开工建设占地800多亩、投资10亿元的二期工程。再如,联想入主湖南武陵酒后,提出3-5年内酱酒生产储备能力达到1万千升、销售收入超过15亿元的战略目标,而实际上武陵酒2010年销售收入仅为1.2亿元。

中国酿酒工业协会理事长、白酒分会会长王延才2011年在中国酿酒工业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第五次(扩大)会议上曾指出,未来白酒产业资本整合、集中化趋势将会越来越明显,但必须要注意到白酒业大量的资本融合,正在刺激白酒产能的急速扩张。王延才提醒,从客观规律看,任何行业的发展都是有周期的,白酒业应该从曾经的历史经验中吸取教训,警惕快速膨胀的产能扩张背后潜在的泡沫风险。时至今日,曾经的隐患终成现实。

总之,酒企自身激进的扩张,地方政府的推波助澜和业内外资本的“煽风点火”,这些因素使得白酒业的产能扩张如脱缰之野马,一发而不可收拾,产能过剩由此几成定局。

 

需求增速放缓

 

白酒业产能产量不断扩张的同时,行业的需求增速却不可避免地放缓,甚至不排除需求绝对量的下滑。

过去几年,白酒价格持续快速上涨,尤其是高端白酒的价格涨势更是惊人。甚至与多年来涨势最为惊人的楼市相比,白酒业的涨幅也不遑多让。行业高峰期,有坊间戏言称:“人类已经无法阻止茅台价格飞天”,一瓶五十六年的茅台或五粮液的价格号称能换一辆轿车。

但是,高端白酒价格的持续上涨,与三公消费的连年增长有很大的关系,完全脱离了社会上大多数消费群体的真实消费意愿和水平。过去几年以高端白酒为主的团购消费、政务消费虽然促成了白酒价格的量价齐升,但是这类消费有着较大的不确定性,当政府换届、加强反腐倡廉力度时,销售形势便急转直下。这类消费的特点是不仅受经济形势的影响,更受政治环境的影响,并非市场经济的常态消费。此外,行业景气持续上升时,对酒价不断上涨的预期不仅刺激了业内的经销商,也刺激了大量业外资本进入行业囤积居奇,又进一步促使酒价上升。可见,行业的真实消费其实被夸大了,酒价持续上涨的背后,隐藏着行业虚假繁荣的危机。

而当酒价持续飙升,超出市场承受能力时,无论是经销商还是投机客,都纷纷抛售产品以求套现,避免成为酒价泡沫破灭的牺牲品。然而,各个产区和各主要酒企的产量产能仍在持续不断地扩张,其结果只能是销量、价格的下跌,产能过剩的危机终于爆发,由隐性转而成为显性。

自去年以来,受三公消费受限、塑化剂风波等一系列政策事件的影响,白酒业的消费开始出现回落。今年以来,白酒业的销量更是明显下滑,尤其是高端白酒量价齐跌,显现出明显的产能过剩迹象。

5月28日,四川省经信委发布报告称,川酒利税、利润近10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与去年同期相比,一季度四川省白酒产量和销售收入增速分别下降20.56和31.49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由于高端白酒销售受阻,尤其是宜宾、泸州等白酒重点产区及名酒企业销售收入出现大幅下降,直接导致全省白酒产业增速明显下滑。该报告还表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高端白酒在销售受阻和库存增加的双重“重压”下(如郎酒团总库存高达65.9亿元),价格已从高位下滑,目前甚至有部分高端品牌出现价格“倒挂”现象。

而在此之前,各白酒上市公司相继发布了2012年年报和2013年一季报,数据表明大部分酒企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和预收账款等重要指标都明显下降。

总之,剥离了诸如三公消费、投机需求等非常态的、非真实的需求之后,白酒业需求的萎缩,进一步加剧了行业的产能过剩。(来源:上海国际酒业交易中心研究所 作者:楚子云)

诚征英才 隐私保护 免责条款 意见与建议 联系方式
版权©上海国际酒业交易中心所有 沪ICP备11023274